或许记忆中的小径已被柏油路替代

新闻资讯 2019年05月16日 21:48:59 阅读:31 评论:0

  窗外雨雪点点,寒风瑟瑟。又是一个春节即临,已无儿时盼年的兴奋,有的只是无穷的乡愁。

  或许是老了,总在徜徉记忆中的故乡,品味着乡间小径、溪流上的拱桥、小街的青石板路、屋檐下的冰凌。那热气腾腾的包子,晶莹剔透的鱼丸,香脆的花生,金黄的油条,令我万千次“啧啧”睡梦,以致唾液湿枕。儿时朋友的调皮,迷藏的欢娱,滚铁环的童趣,击水的浪花,构成了一幕幕特写镜头,常年挥之不去。故乡的原野是那样广阔,故乡的河水是那样清澈,故乡的林木是那样翠绿,故乡的繁花是那样芬芳,故乡的泥土是那样肥沃,故乡的文化是那样灿烂。血液中流淌着故乡的基因,乡音是一首百听不厌的赞歌!

  故乡是征程的起点。从这里出发,领略了长江的浩荡,泰山的巍峨,长城的雄伟,洞庭的壮美;从这里出发,感受到四海翻腾,五洲震荡,冰川酷寒,大漠浩瀚;从这里出发,以认识“中国”字开始,方知日月星辰,宇宙无垠,苍海横流,坐地日行;从这里出发,懂得了大爱无疆,真诚可贵,善良可敬,自由永恒。

  故乡是温暖的港湾。每当心烦意乱,只要回眸故乡,一切终归平静。若生处异国它乡,只要想到祖国,暖流遍及全身。故乡的山,永远是靠山;故乡的河,永远是爱河;故乡的水,永远是甜水;故乡的人,永远是亲人。父亲的草原永远繁花似锦,母亲的江河永远爱意绵长,哥哥的山川永远包容着小弟,姐姐的絮语,永远温暖着心房。纵令踏遍千山万水,梦中的故乡永远最亲,心中的故乡永远最美。

  有人说,时光是上涨的江水,我们是两岸的移民。随着飞逝的时光,或许有些记忆已经模糊,然对故乡的记忆从未淡化,宛如陈年老酒一样,时间越绵长,越是醇芳。故乡是终身的牵挂,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早已融入血液,只要心还在跳,她就会流遍全身,无时不在温暖全身,直到永远。有人说,故乡是消失的幻梦,团年是唯一回眸。我从不这样认为,或许记忆中的小径已被柏油路替代,或许儿时玩水的小溪早已不再,或许古朴的村落早已消失,或许村中的大叔大婶早已驾鹤西去,但故乡的记忆依在。只要记忆在,故乡就永不消失;只要故乡的泥土还在,那粒粒细土就是亲人,泥土散发的芳香,就会令游子酣醉千百回。只要你踏上故土,就回到了家,就回到了温暖的怀抱。

  今天是小年,我依稀又在故乡的泥土上燃放着鞭炮,依稀又从繁忙的都市回家与父母团聚,依稀又握着儿时朋友的双手嘘寒问暖,依稀又为先人点燃蜡烛,烧一柱高香,依稀又拱手为左邻右舍送上祝福,祝他们六畜兴旺,五谷丰登。回到了故乡,就回到那个魂牵梦萦的家,踏实了那块百回千转的土地。

  电视画面上不断播放潮涌回家的人们,有的拥挤在空港,有的拥挤在车站,有的驾车在高速路上飞奔,有的坐船乘风破浪。总之,哪里有路,哪里就有回家的人流;哪里有人流,哪里就有回家的期盼;哪里有回家的期盼,哪里就有炙心的乡愁。此时此刻,人们最期盼的一件事,就是早日听到乡音,踏上故土。

  【作者简介:黄从新,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著名心脏病学专家。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名誉院长】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标签: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