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信或许从没写出、也不会寄来

新闻资讯 2019年05月16日 21:50:58 阅读:2 评论:0

  春天是最敏感的季节。乍暖还寒的天气,漫天飘扬的杨絮,考验着我们脆弱的呼吸道。更敏感的是时间本身,过去如倾城大雪,一积压就是三十年。三十年过去了,雪仍未化,真相依然又遥远、又寒冷。

  不存在的不止真相,或许还有上帝?在太阳强烈的此处,上帝是别有用心的外来势力。墙垒森严,上帝的信是404了吗?亦或者,我们本就和马尔克斯笔下的上校一样,注定不能等来那封关键的、挽救我们余生的信笺。红色之爱揭露我们的下流龌龊,揭露我们只配被圈养、去交配的动物本质。而我们也学会动物的苟活方式,躲避猎人织成的天网,躲避虚耗精力的思考与反抗。

  春天不停地来不停地走,我们降低功率,用隐幽的方式沟通交流。上帝的信或许从没写出、也不会寄来,重要的是保持心脏跳动。那是一颗人类的心脏,它看得到那些消失了、破碎了的名字,它流着因爱获刑的人们的血,它“勇于奉献、不怯领受”。它相信着“好”的存在,并将永远相信下去。

标签:诗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